北关新村| 江油市| 板场乡| 海口| 巴扎拉嘎苏木|
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|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
开启辅助访问
登录/注册 ×
 找回密码
 创建账户
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查看内容

卑诗自由党:王旗易主,蝉蜕更新

标签:最正宗 秦城路口

2018-2-9 15:36|加拿大乐活网 Lahoo.ca |原作者: 萧元恺

乐活按语:高度生活周刊 2018-02-20 第141期

 高度生活原创稿件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
导语

曾经被视为本省“天然执政党”的卑诗自由党,其领袖选举堪称省长竞选前哨战,六路兵马在87个选区厮杀,大战五个回合后,城头变幻大王旗,韦家军后来居上。我们在向韦勤信(Andrew Wilkinson)表达祝福的同时,也应该看到卑诗自由党所面临的危机,都需要认真面对。

宛如岁月轮回,如今卑诗自由党又走在历史的十字路口。当务之急是要迅速弥合所出现的政治裂痕,与其为改革还是保守进行争执,不如全力以赴投入实战。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道:“二月节……万物出乎震,震为雷,故曰惊蛰。”值此新春之际,亦盼卑诗自由党革故复鼎新,惊蛰起春潮,本期《高度》周刊特别聚焦。

正文

强者不强弱者不弱

由于简慧芝(Christy Clark)的黯然辞职,不但导致卑诗省政府权变,同时也导致卑诗自由党领袖异动。

然而今次卑诗自由党领袖遴选,由于缺乏当年金宝尔(Gordon Campbell)和简慧芝那样的强棒,致使整个竞选过程过于平缓。从整个投票统计的拉锯艰涩来看,目前卑诗自由党缺乏强劲刚毅的领军人物,除了苏利文(Sam Sullivan)身残不计之外,其他候选人得票过于平均,而且始终没有拉开距离。这样一种局面使每个人都有机会,又都没有稳操胜券的绝对把握,只能靠

现时的优先次序投票制(Preferential Vote)的技术游戏来一决雌雄。

而这次本该强势出击的沃茨(Dianne Watts),并没有像许多人所预期的那样强悍,在一些方面混同于一般候选人了,其棱角尽失。沃茨作为素里市长的名声曾很响亮,又从市级政府成功挺进联邦界面,如果哈珀(Stephen Harper)当年继续执政,沃茨应是部长级人物。无奈时过境迁,她又不甘于久居后座,返抵卑诗趁势而为,这本无可厚非,但素里治安恶化仍是她的理政瓶颈,难以自圆其说。

而不入大佬法眼的候选人,如新科省议员李耀华(Michael Lee),一开始处于弱势位置,却不畏强手,有一股子寸土必争的气势。当强者不强弱者不弱的局面出现之后,两下扯平,就缺乏靓丽奇凸的高峰。尽管有人形容2月3日的开票“惊心动魄”,其实也可以说成“提心吊胆”,在此之前漫天飞舞的各种预测都不敷使用了。

因为这里有大位高悬的前景利诱,各方也可以说使出浑身解数,其实最后的结果大体上都在意料之中,并未出现什么政坛黑马。这一方面反映了加西民情相对传统求稳,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卑诗自由党内部掣肘关系。

兵法尽出各取所需

之所以有必要再回顾一下卑诗自由党领袖选战,有助于我们分析诸位要员的心路历程,更恰如其分地对卑诗自由党进行前瞻,从而洞悉该党大致走向。

苏利文率先出局,恐怕连他自己都想到了,所以第一轮选举结果一出,波澜不惊,苏利文那些至亲好友,只不过尽了一份友情奉献的心意而已。对于苏利文本人其实已经满足了曝光率,或能再延长一段他的政治生涯,只要参选就有赢面。

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麦德庄(Mike de Jong)在第二轮就被淘汰出局,地上撒了不少眼镜碎片。有人分析麦德庄竞选力气过大了,这有一定道理。无论怎样评说,现在都有马后炮之嫌,但还是应该指出的是,过度宣传最多大佬站台,或许产生了过犹不及的负作用。有的大佬是催生剂,有的大佬就是票房毒药。

在一干候选人中,作为前任财政厅长,麦德庄力推省自由党经济及创造就业成果。维多利亚大学社会政策专家普林斯 (Michael Prince)就此认为,大部分候选人都试图表明一旦当选,会采取与过去16年不一样的领导及施政方向,不会过度收紧开支,而麦德庄则成为其他候选人攻击目标。在这样一种时空背景下,麦德庄几乎成为孤家寡人,未给自己预留回旋余地。选举结果也证实,党内民意与其他候选人研判大同小异。

在选前所有民调中,沃茨一直居首,或偶落第二,她如果胜出应算众望所归。但她吃亏在不是现任省议员,缺乏省级执政历练,参选时间过短耕耘不够,再加上新人斯顿(Todd Stone)选票分流差强人意,惜败后的动向引人关注。沃茨辞去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,回炉参选卑诗自由党领袖,从结果看失大于得。之前康尼(Jason Kenney)辞去国会议员后,之所以竞选阿尔伯塔省联合保守党领袖成功,在于他在阿省耕耘时间长,且阿省右翼力量陷入分裂状态,他居中整合“野玫瑰党”有功,在这些方面沃茨与康尼无法相埒。

此外在临近投票的关键时刻,斯顿又突遭指控,称涉嫌接收不合资格党员。为何此时成为“出头椽子”,至今成谜。斯顿属于少壮派,从政经历不浅,符合当今马克龙等小鲜肉上位的国际政治潮流。但他有自己的短板,正是他掌管的卑诗运输厅,出过几个漏子,甚至拖累了省选选情。也不知是卑诗律政厅长尹大卫(David Eby)有意为之,还是照章办事,反正卑诗汽车保险局(ICBC)财政混乱黑幕被暴露出来,前自由党省府被指难逃其咎,是否对斯顿选情有所影响,不得而知。

华裔新星来日可期


此次选举对华人来说最大的关注点,是李耀华(Michael Lee)的不俗战绩,虽败犹荣,极大地提高了华人参政信心,这也是华人有史以来最接近卑诗省权力中心的一次。但也应看到,李耀华之所以在前三轮保持第二,一是苏利文和麦德庄票数都不高,尚不足以根本上扭转首轮局面;另一个是苏利文和麦德庄都分流了部分华裔票源,苏利文会广东话,在出任温哥华市长时,就拥有华裔铁杆粉丝,这是他从政的部分社会基础。而麦德庄这次有华裔省议员屈洁冰加持,麦德庄又力主把中文纳入卑诗中小学教材,应有部分华人党员支持。尽管麦德庄与韦勤信有约在前,却仍难免有部分票源向李耀华分流,这或是李耀华在第二轮和第三轮票数有所增加的原因。

李耀华在大温发展了不少党员,并多次前往内陆宣传政纲联络感情,但也不能不承认内陆仍是他的致命软肋,况且这回选举采取加权制。

李耀华与苏利文的一个共通点是,只要参选就有利好因素,而不计成败。赢了当属意外惊喜,输了也有助于获取政治资历,更何况是相当体面的惜败。要知道李耀华在此之前的从政经历是零,去年简慧芝临危组建“战时内阁”,本可以成为“一时之选”,却只能坐冷板,但这也有助于他素颜出征,最大限度地与前朝切割。

李耀华没有政治包袱,参选就有加分,何乐而不为?若没有一些大动作,或就像前枫树岭─匹特草原(Maple Ridge-Pitt Meadows)选区自由党省议员李德明(Doug Bing)那样,只能寂寂无闻做一届走人。相信经此一役,李耀华身价倍增,卑诗自由党一旦执政,堪当大任,不如好好潜心在本省政坛发展,汲取沃茨和关慧贞不当异动的经验教训。至于有人动员他竞逐温哥华市长,则见仁见智了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李耀华战绩增加了华人在卑诗自由党乃至卑诗政坛分量,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边缘备件,关键时刻能拿出点颜色看了。

时下加拿大政治选举堪称“技术活”,技术含量占很大成分。所以华人参政与其高调谈意义,不如潜心寻找技术细节突破口。

历史关头党务履新

就大棋盘中的卑诗政局来看,卑诗自由党新领袖对未来省政必有深刻影响,致使整个政治格局重组待变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

有舆论认为,今次领袖选举的过程与结果证明改革夭折,只是卑诗自由党内部一次成功联动,在最后一轮利用技术动作将沃茨这个外来者挡在门外。当然此乃一面之词,在新的局势下,即便被称为“旧势力堡垒”的麦德庄胜出,也不会完全照搬以前的行事章程,必然会有新的系列安排。

而在领袖选举之前进行的辩论中,虽然候选人对于前朝政府在经济方面政绩予以肯定,但候选人亦同时将自由党在大温多个选区落败的原因,归咎前朝政府在交通、房屋及社会政策方面不足。是次领袖选举中,候选人提出的新想法很少,主要仍以修正过往错误为大前提。虽然苏利文曾提出私营化医疗护理及推出新版统一销售税(HST)等建议,却遭批评其建议不能被接受。维多利亚皇家路大学政治传讯专家布莱克(David Black)则指,卑诗自由党错过了重新思考该党心志的机会,候选人中最能自省者,是过去相对与卑诗自由党较少联系的沃茨与李耀华,结果正是这两位在头三轮名列前茅。

如今卑诗自由党领袖选举已尘埃落定,其间所出现的大小裂痕需要尽快敉平,该党没有继续分流的本钱。正式开启“后简慧芝时代”提到议事日程,眼前最主要事情是应对今年新的省预算案,但目的应是为省民服务,而不仅仅是为了省选。

金宝尔与简慧芝都曾依仗着“懂经济”,被批评“权力傲慢”,久遭诟病,先后为此付出代价,整个政党跟着受累。如今改换门庭,要避免重蹈覆辙,放下身段,虚怀若谷,这样才能洗心革面,重新赢得省民信任。

韦勤信杠上贺谨时

韦勤信的最后险胜,很大程度上拜托他与麦德庄在选前订定互助同盟,第三轮骤增570票。强调这点的意义在于,韦勤信上位并不在于做得有多好,而是党内合纵连横的协调产物。

细看五轮票数流变很有意思,能大致窥出政治脉络,麦德庄的票基本上流向韦勤信和李耀华,原因上面都有提到。斯顿的票也主要流向韦勤信,这从选后两人搭肩握手就能一窥端倪。可以说自由党议会党团联合围阻沃茨的战略是奏效的,也一目了然,基本上是按照事物本身的节奏进行。有违逻辑的倒是李耀华的票,由于他与沃茨在改革创新上有较大同质性,理应更多流向沃茨才是,结果相反,大部分都流向了韦勤信,使他在最后关头反败为胜。倘若李耀华的票能将沃茨推向王者,李耀华本人的位置与影响肯定要大于现在,只可惜李耀华的一些华裔支持者,没有得到全盘战略养育辅导,是典型的“只知其一不知其二”。这也反映了自由党内部对沃茨见外的心理作祟,担心被外来者一碗端走,也算是报了沃茨没有在素里助选的“一箭之仇”。而沃茨在参选前可能对此因素估计不足,或未做好充分的熨平与安抚工作,过于自信了。

这里值得提及的是,韦勤信当选演说暴露出一些深层的路线问题,缺乏为省民整体着想的全局意识,缺乏儒雅的大家风度,字里行间带有党同伐异的杀气,有些小家子气了。贺谨(John Horgan)与韦弗(Andrew Weaver)都几乎在第一时间向韦勤信表达祝贺,表示希望能与卑诗自由党新领袖尽快晤谈,共商振兴卑诗大计。而韦勤信在当选演说中却讲要尽快离间省NDP与省绿党,制造两党不和,促使少数政府垮台,使卑诗自由党新领袖尽快变成新省长。至于省民饱受频繁选举之累,选举所造成的社会成本之大,全然不在其考虑之内。

韦勤信在当选演说中还强调,他就是要用尖锐刻薄的问题难为卑诗新民主党,“令他们感到毛骨悚然”。难怪卑诗大学政治学教授莫斯克罗普(David Moscrop)分析,一个新任领袖如此用他的胜选演说来针对对手,无非是表明了这样一个立场,即他的目标不是服务省民,而只是为了打败对手而已,博取自己功名。

有人断然把卑诗自由党领袖与卑诗省长画上等号,这个说法对今届领袖有些高估了。要清楚下次省选不是简慧芝对狄德安(Adrian Dix),而是韦勤信对贺谨,贺谨的周旋能量不但大于狄德安,也大于韦勤信。坦率讲,韦勤信政绩平平,向省长大位冲击不会手拿把攥,可能会征战得十分艰苦,卑诗自由党不能过分乐观,把一切都想当然。

不过也有英文媒体评论员撰文说,不要低估韦勤信。但这篇文章却从左翼观点予以阐述,令人遐思。是对韦勤信本人的政治评判,还是给NDP省政府提个醒,并没有说太清楚。

在卑诗自由党产生新领袖的时候,就像问元芳怎么看一样,最好也问问卑诗NDP的贺谨怎么看。我们有必要将两位领袖的性格做一比较,可能由于高学历背景,就像有些人形容的那样,韦勤信予人印象有些“高冷”。也许这只是一种表面印象,如何化解这个单调冷色的印象,拉近与省民距离,更加接地气,而不是只用“学霸”加以概括,则是摆在韦勤信及卑诗自由党面前的当务之急。

至少在相当一段时期内,韦勤信要以在野党领袖身份示众,如何处理与执政党的关系是个重要问题。切莫仅仅出于政党利益而加剧朝野对抗,必要时也要讲究取舍合作,一味拉布或杯葛对省民和政党本身都不利。

Tab标签: 自由党 竞选

最新评论

验证问答 换一个


Powered by Cyantech.com

返回顶部
返回顶部
李氏 大江路大江北里 丽都居委会 十八里店乡 越秀层楼
二十四中 景宁县 人定湖社区 霞光道天桥 景洪市